復興路民生巷生日蛋糕 王功權歸來:我創業不任性 20年內不會再出BAT

王功權 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與馮侖、劉軍、王啟富、易小迪、潘石屹一起被稱為「萬通六君子」。2005年成為鼎暉創業投資基金創始人之一。

2011年經歷了一場為期42天的私奔,後來辭去鼎暉所有職務,成為網路熱議話題。警光新村七星街生日蛋糕

2013年9月,王功權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北京警方正式刑事拘留。

2014年1月,王功權認罪被取保候審。

回歸后的王功權,現任青普旅遊首席戰略官。

從「私奔」到「拘捕」,經歷一系列風波后,王功權又回來了。

和青年人一起,創辦一個名為青普旅遊的公司。他說,這回要「追求理想,順便掙錢」。

8月28日,在北京東三環瑞辰國際中心的辦公室里,王功權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。在兩個多小時的對話里,他不避諱地談論每一個尖銳的問題。雖然他會說,以他這樣的年齡,這樣會很尷尬。他認為現在的創投界很不真實,股市暴跌只是將風投拉回正常水準,而目前新三板的企業,未來會死掉一半。

至於這次創業,他希望圓自己的夢,做一個世外桃源,能讓人在浮躁的社會中解脫,過一段雅緻的日子。

「把自己裝到殼子里太辛苦」

新京報:從「私奔」到「拘捕」,經歷感情和法律風波后,王功權又回來了。

王功權:大家老說我回來,我不知道是從哪兒回來,蠻有意思的。

新京報:你會回望來時路嗎?就像柳傳志說的「復盤」,如果重來會做不一樣的選擇?

王功權:回頭看自己的經歷,總會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。即便走過的風景再好,經歷再快樂,也會重新選擇不同經歷的路。但這不意味著對今天走的路後悔。

新京報:你無悔曾經的選擇嗎?

王功權:談不上有悔和無悔。我真的不會反思,更願意對未來多一點思考。因為反思過去很痛苦,人總是有立場的,我總不能把自己定義成混蛋王八蛋,還要照顧我的尊嚴,為自己辯護。何況不同的經歷,總有好處。看守所裏面是怎麼回事,我知道你不知道。

新京報:經歷這麼多,你覺得自己有變化嗎?

王功權:肯定有,但人的基本東西不會變。

新京報:你是說,在情感和事業之間,你還是會選擇情感嗎?

王功權:可能相對來說是這樣。但情感這個詞不一定準確,所有和人相關的東西,我都會更傾向一點。如果這塊有一分錢,同時有一朵花,我寧願選擇這朵花。前提是不會餓死。感情是一個特別複雜的事,如果你能理性的討論,就不是感情。

新京報:你這樣性格的人,適合創業嗎?

王功權:這麼多年來,不管大家說我是性情中人,還是詩人,但只要涉及投資、職業領域,我是一碼歸一碼,分得很清楚。我做企業、創業的時候,不會那麼任性。何況還有合作夥伴和投資人呢,我浪漫,人家不一定浪漫。就像上次看陳年的小說被感動了,但該不投資還是不投資。你可以說我是一個分裂的人,該理性的時候還能理性。在工作方面,我還是比較完美。

新京報:你之前對媒體說,出來後跟薛蠻子討論過在(看守所)裏面的讀書心得。你的心得是什麼?

王功權:有人說我有政治理想,不是的,我只是珍惜這樣一個公民的角色和權利。還有人對我有更高的期待,我理解大家的好意,但我總是要活我自己,不能活在大家的期待里。人生有限,要按照自己的願望活,不讓自己失真。最後假如把自己裝到一個殼子里,那就太辛苦了,所以我也不怕別人說什麼。

「20年內中國不會出現新BAT」

新京報:你說投資和創業圈很浮躁,為什麼?

王功權:第一,創業態勢很猛,但創新很少,大量是拷貝。一個地方做了下午茶,你剛搞明白什麼是下午茶,抬頭一看,周圍一大堆。搞APP,你做化妝,他做美容,同質化特別嚴重。

創業應該是市場化行為,就像窗上的窗花一樣,應該有它的邏輯生長出來,不是靠地方政府批地、補貼造就的。

新京報:浮躁的第二點表現是什麼?

王功權:太心急,隨便弄個東西就想跟馬雲比。阿里巴巴從創辦到上市走了15年,有哪個風險基金有15年期的?還沒等公司上市,基金就得賣掉權益。很少企業能爆炸性成長,商業模式的建立也需要長時間打造。

新京報:BAT當時是因為大家看不懂,現在看懂了,不能再錯過下一個BAT。

王功權:我看不出來中國在20年內還能出現這樣的公司。企業成長是需要社會環境的,馬雲,馬化騰是那個時代的產物。這樣的環境不可能模擬。

阿里從創業到現在,有多少媒體替它做了免費宣傳。大家說馬雲是外星人,他是超級聰明,20年內再出現這樣企業的概率很小。他們的成長和中國的互聯網成長是同步的。

新京報:為什麼美國可以?

王功權:中國的創新能力和美國不是一個量級,全球沒有第二個地方能再造一個矽谷。矽谷龐大的技術積累、服務配套,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新京報:九十年代中期的美國矽谷,滿大街的人講的都是風險投資。現在的北京是不是很像當時的矽谷?

王功權:表象看起來像,但本質是不太一樣的。大家都在創業,這是好事情,但我們在創新能力、體制方面,是完全不同的。就像世界很多地方都想做納斯達克,搞一個創業市場。

新京報:中國現在新三板就是啊,不也很好嗎?

王功權:我們想超過他們,要解決三個問題。第一,全球資本運作;第二,全球人才湧入;第三,有能夠修正問題的管理機制。但很難。

新京報:你把大家的夢都擊碎了。

王功權:我是說大家要調整預期。20歲的人High起來了,作為一個50多歲的人,我應該給大家一些理性忠告。我的理性不一定對,可能會在青年人的挑戰中被否定。我只是願意把真實的想法跟大家分享。

「投資得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」

新京報:投資圈的浮躁怎麼體現?

王功權:現在遍地的孵化器快比創新公司還多了,這就是浮躁的表現。供過於求,然後惡性競爭,回頭一大堆死掉。

新京報:現在天使投資都上千萬了,企業的估值很高。這也是浮躁的表現?

王功權:是。原因有兩個,第一,行業競爭者太多;第二,大量不專業的新團隊衝進來,價格一定會虛高。

新京報:你是說現在投資人太多?

王功權:對,投資人太多,而且沒有經驗,大家就哄搶,把價格炒得很高。掙錢的(投資人)還是少數。最近大家對新三板很熱情,但我認為至少一半企業會死在新三板上。

新京報:為什麼這麼說?

王功權:我說的「死」,是指往前走也走不了,往下退也退不下來,最後後悔不如不上新三板。投資不能這樣去賭,最後還是得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。

新京報:關於一半死亡,你能給出一個時間期靖康生日蛋糕限嗎?

王功權:從現在開始,不到三年。

新京報:你炒股嗎?

王功權:不炒,有生以來一股都沒有買過。那是我不熟悉的領域,誰願意掙就掙,掙錢我不眼紅,賠錢我不心疼。

回歸創業建「世外桃源」

新京報:對生活和事業,你怎麼規劃?

王功權:我現在和一些青崙頂五街生日蛋糕年人創辦一個公司,推度假產品。

新京報:什麼樣的產品?

王功權:我們會在距離景區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,選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建一個小型精品社區。大概二三十個居住單元,風格都不一樣。你可以理解,我們想創造一種新的生活方下坑子口生日蛋糕式,而不是旅遊。

新京報:社區會選在哪些地方?

王功權:目前已復興路民生巷生日蛋糕經簽約在設計的,包括香格里拉,主題是藏族民俗和宗教文化;福建的土樓,主題是土樓的建設文化;揚州的主題是美術和曲藝。此外正在推進的還有大理、雪山、盧溝湖、雁湯山、海南三亞等。

新京報:你是怎麼產生這個想法的?

王功權:我走過了很多地方,希望能在這樣的地方住下來。寫點東西,接觸一些有文化、有知識的人。有了這個想法后,跟社會的一些朋友聊,大家都表示同感。當然,自己感覺好,不一定有市場。

新京報:人家說你是個特別理想的人。

王功權:我從來不考慮別人希望我怎麼樣,我更沒有考慮這個事情會不會失敗。這些都是社會強加給我的,我沒有辦法按照社會給我打造的形象活著。

新京報:但做生意還是要賺錢,要對投資人負責。

王功權:當然,我會用各種方式避免投資人的損失,這些是肯定的。

新京報記者 林其玲 郭永芳

(原標題:王功權歸來:我創業時不會任性)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